趕印網 > 行業新聞 > 中國陽光紙業“概念包裝解決方案”

中國陽光紙業“概念包裝解決方案”

趕印網 2017-07-24 閱讀:59
摘要:一個造紙業上市公司,試圖將造紙、印刷、包裝三個相鄰板塊合三為一。這個轉型決心很大,開弓沒有回頭箭,必須做好失敗的
一個造紙業上市公司,試圖將造紙、印刷、包裝三個相鄰板塊合三為一。“這個轉型決心很大,開弓沒有回頭箭,必須做好失敗的準備,只要有50%的可能性我就做。”在日前舉行的中國陽光紙業控股有限公司“概念包裝解決方案”媒體說明會上,董事長王東興將這種轉型比喻成一場冒險的試驗,言語悲壯中,也透著背水一戰的鏗鏘力量。

“不轉型就死”

王東興所說的轉型,就是其正在推行的“概念包裝解決方案”。

該方案通過以“創意設計”引領,“預印及技術創新”為依托,“流程再造”為手段,“產業鏈聯盟”為保障,最終為客戶提供從造紙、創意設計、印刷、包裝、物流的一體化紙箱包裝整體解決方案。

此舉意味著,造紙企業不僅僅將爭食下游印刷包裝企業的蛋糕,還要自己通過包裝的創意設計和參股紙箱廠直接面對終端客戶,將造紙、印刷、包裝三大業務三合一,這是對造紙業傳統業務模式的徹底顛覆。

據業內人士講,在我國造紙業推行這一做法的,陽光紙業還是第一個。

記者了解到,這一項目僅預印環節,陽光紙業就投資5個億,訂購了五臺德國產的世界最先進的大型預印機。這還不包括在上海設立的創意設計中心和入股紙箱廠等其他的投入。

是什么支撐了王東興的這場“豪賭”?王東興告訴記者,轉型的動力,來自于造紙業產能過剩的困擾和對新項目的信心。

“造紙行業形勢大家都清楚,產能嚴重過剩,很多企業在搞惡性競爭。我們創一個新品種非常難,這些年一直吃的創新飯,現在模仿和跟風者都跟上來了。”王東興慨嘆說,涂布白面牛卡紙是我們最先創出來的,最貴賣到5800元一噸,現在只有3800元,有企業更是賣到了3100元,你說有什么意思!”

王東興表示,造紙行業如此下去,過不了五年,倒閉的企業保守估計在一半以上。

“再去擴大產能一定是找死,不能再干殺敵1000自損800的蠢事。現在唯一的路子就是轉、調、創,企業要轉型、結構要調整、模式要創新。”王東興并不認為轉型一個務虛的口號,而是一次翻天覆地的變革。

如何實現一統三?

一個造紙企業,要完成印刷、包裝三個行業的工作,部分行業人士認為這種做法近乎癡人說夢,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深知這場轉型的難度,王東興開始便一步步打造著成功的指數。

“我們有100萬噸的造紙產能,并且娃哈哈、蒙牛、青啤等大企業都是我們的終端客戶,最關鍵的一點是,我們能為客戶省錢。”說著,王東興為記者扳指算了起來:“娃哈哈年產值650億元的時候,紙包裝費用為24億元。如果通過概念包裝方案,我能給娃哈哈降低至少10%以上的包裝費用。”

根據王東興的描述,概念包裝可以從幾個途徑來降低費用。第一個就是印刷流程的改變,大大減少了用紙成本。

借助預印技術,陽光紙業將傳統的紙包裝印刷程序進行了徹底的顛覆。原來印刷包裝模式為:造紙廠生產完成的大紙卷,切成小紙卷,再切成平張紙,粘合成紙板進行印刷,然后淋膜和模切,最后裝訂成箱;而一體化的概念包裝模式則為:造紙機大紙卷直接上預印機印刷,然后粘合成板,再進行在線淋膜和錯位模切,最后裝訂成箱。

兩種模式最為鮮明的對比是:傳統的紙箱生產各個流程分屬不同企業或工序,終端用戶應對全國各地多個小的紙箱供應商,服務標準不一,能力參差不齊,而概念包裝則將所有紙箱生產流程集中在一起進行。

生產流程的改變,也帶來用紙成本的大大降低。“原來粘和成板再印刷,同樣200克的包裝紙透棱很嚴重,沒辦法只能增加到300的克重;而預印技術則是先印刷后粘和,可以輕松解決這一點。也就是說,在不影響紙箱強度的前提下,同樣重量的紙,可以生產出比傳統印刷更多的紙箱,僅僅這一項,省下的用紙費用就非常可觀。”王東興說。

除了成本優勢,王東興敢于挺進下游的另一個重要優勢則是:印刷包裝行業的散、弱、亂,競爭能力較差。

王東興表示,全國紙箱行業有4萬家企業,多數都是規模不大的夫妻店,最大的年產值也只有20億元,不及一個中型造紙廠。受制于行業的規模因素,印刷包裝行業技術水平和生產效率較低,工藝落后,污染環境,利潤微薄。

“娃哈哈這樣的大企業,全國各地有200多個包裝供應商,你說怎么管?認都認不過來嘛!”王東興說。

能否打通最后一公里

設備、人員機構等萬事俱備,由此給王東興帶來的新的考驗是:能否說服終端用戶拿到訂單,并且,協作紙箱廠能否穩定合作,確保訂單供應。

對此,王東興并不擔心。他表示,以設計和創意為先導,以商業模式創新為手段,兩者并不可少。

“商業模式創新非常重要,我是這么想的,作為小股東參股到全國各地的30家協作工廠,組成緊密型聯合體,我出技術和資金改造印刷包裝企業,不愿改造的,直接投資。并且,我只做小股東,不做大股東,不參與管理,甚至可以不參與分紅。”王東興舉例說,我到娃哈哈投標的時候,就跟杭州當地的三家工廠合作,專攻娃哈哈。與協作廠合作的前提是,我從娃哈哈拿到訂單,然后再分配給協作工廠。

王東興表示,公司參股的這些協作工廠,統一安排訂單。全部流程通過在上海設立的管理、運營、財務和營銷四大中心完成,其中,管理中心做好產品質量管理,物流、下單、管理等流程交由運營中心,財務中心搞好資金對接,物流中心完成配送,這就是商業模式創新。

“陽光紙業選擇的協作廠家,對象為有一定規模的印刷包裝企業。協作方式可以入股,也可以其他方式。同時,公司通過向協作廠派駐廠員的方式,保證產品質量和供應。”

對于終端客戶訂單,他似乎也不擔心:“我給終端客戶大幅降低成本,省錢是硬道理,終端客戶的老板最歡迎。”

王東興表示,陽光紙業已經遴選了30-50家品牌終端客戶,既有快消品企業,也有耐消品企業,這類企業需求變化不大,更重要的是批量大,非常適合預印生產。目前,我們在山東的預印中心即將完成安裝投產,接下來,還將在全國布設另外三個預印中心,最終完成全國的布局。

對于轉型的把握,王東興說,“今天的轉型已經準備了五六年,如果不成功,十來個億就砸進去了。我作了很多假設:只要有50%的可能性就必須做,不能等,等到90%可能性的時候,同行都上了,黃花菜都涼了。要么創死,要么就餓死。”

“我們在這個行業里摸爬滾打幾十年了,認定了這個方向,就是對市場的一個先天的直覺,是對市場的充分了解,加上5年多的國內外市場考察、市場研究,說實話,我本人對項目的信心是90%以上”。最后,王東興如是說。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sqilc.tw/article-16928.html 想了解更多的中國陽光紙業“概念包裝解決方案”的相關文章,請關注趕印網。

相關商品

赢彩网单双四肖中特